《乡村小神医》



青山村,赵家。

赵镇海与刘慧芳坐在椅子上,望着对面的赵大宝与孙玉香,沉默不语,但神色严肃,目光严厉。

堂屋里的气氛很压抑!

孙玉香低着头,不敢看老两口,只觉胸口压着一座大山,呼吸似乎都有点困难。

眼看着气氛有点沉闷,赵大宝身为一个男人,这个时候必须站出来:“老爸,老妈,这个事儿嘛……”

正说着,孙玉香却拉了拉他的衣角:“大宝,还是我先说吧。”

孙玉香深深了一口气,之后才对二老道歉道:“叔叔,阿姨,这事儿是我不对!”

“你觉得你哪里不对了?”刘慧芳质问道,脸色有点阴沉。

“我不该……不该……”

孙玉香低着头,眼眶红红的,不该什么呢?不该故意吸引赵大宝吗?开始的确是有点这个意思,但后来她是真沦陷进去了。

看到孙玉香说不下去了,只有眼泪啪嗒啪嗒掉落,赵大宝的心中顿时一疼:“男未婚,女未嫁,什么该不该的!”

一把将孙玉香搂在怀中,赵大宝对父母正色说道:“老爸,老妈,瞒着你们是不对,但也不是有意的。”

刘慧芳还想叱责,但赵镇海阻止了,只见他抽口旱烟,沉声道:“大宝,那你说说为什么瞒着我们吧!”

他们其实也很喜欢孙玉香,不然也不会经常一起吃饭。

可这不代表同意她做儿媳,人人都说孙玉香有克夫命,迄今为止连克死三人丈夫,他们不得不为儿子着想啊。

“本来我是想直接挑明,然后把玉香姐娶过门,但她死活不同意嫁我……”迎着父母严厉的目光,赵大宝略显无奈的道。

说罢,他轻轻握着孙玉香的手,现小手不仅抖的厉害,而且大夏天的还很冰凉,显然这女人被吓的不轻。

感受到男人传来的力量与温暖,孙玉香的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些。

而一听赵大宝的这番话,刘慧芳与赵镇海都愣了,这可跟他们想的不一样。

以他们先入为主的想法,是孙玉香引诱了赵大宝,目的就是要嫁给赵大宝,毕竟,年轻轻的一直守寡总不好,基本的理需求也要有的啊。

“为什么?”老两口皱皱眉头,都很疑惑的问道。

“跟你们一样的喽,担心把我克死了!”

赵大宝耸了耸肩膀,也不在意父母看着,就对孙玉香爱怜道:“傻女人,我的命硬着呢!”

孙玉香一阵阵感动,俏脸上也泛起羞红,心说他们还在二老的面前呢,这小子干嘛说这么肉麻的话。

“……”老两口对视了一眼,瞧小两口这般模样,看来是用情已深了,棒打鸳鸯肯定不行。

刘慧芳缓和了一下,对孙玉香轻声问道:“玉香啊,真是这样吗?”

孙玉香微微的点头,眼中泪水无声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