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看到进来的中年男子,杜若兮顿时心中一惊,呼道:“张书记!”

来人正是她此行的真正目标,龙潭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张维国。

张维国,现年四十岁,一头短,国字脸,素来不苟言笑,在龙潭市一直有‘铁面包公’之称。

之所以有这种称呼,是因为张维国办案,素来是铁面无情的。

只要你违反了党纪、法纪,无论你当时身处何职位,只要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他都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

由于这种不近人情的态度,张维国的人际关系比较差,几乎没几个志同道合的人。

但是,张维国一直稳坐市纪委书记位置,任由其他人再怎么的看他不顺眼,龙潭市仕途中人都对他畏惧三分。

也因此,杜若兮才想来找张维国帮忙。

她收集到一些汤屿镇官员手脚不干净的证据,而那些官员正好是阻挠她无法掌控局面的人。

她没时间用这些东西来与一个个老狐狸周旋,准备直接采取暴力手段将一些家伙清扫出局。

反正这些人这些年也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他们也该是时候来接受正义与法律的审判了。

只不过这些人与市里的一些人多少有关系,牵一而动全身,所以初来乍到的她需要借助张维国的力量。

但是,张维国实在太难打交道了,她才想到从他的父亲突破。

无他,除了以铁面无私著称之外,张维国还是出了名的孝子。

“你们是谁啊?怎么进来的?”

看到老父亲老泪纵横,张维国整个人炸毛了,瞪着杜若兮跟赵大宝,大声咆哮道:“马上给我滚出去!”

杜若兮顿时面色一僵,但正当她不知所措时,一个枕头突然砸过来,将张维国砸了个正着。

“你这臭小子才给我滚出去!”

听着身后传来苍老的怒吼声,杜若兮心中稍稍舒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是赵大宝扔枕头呢!

这枕头当然是张老砸的,也只有身为父亲的张老,才敢砸做儿子的张维国!

“难怪是张维国脾气那么怪,原来张老的脾气也很大啊!”

杜若兮心中暗暗思忖着,望向那怒不可遏的张老,又是纳闷这老头怎么看起来对张维国很不满呢?

“爸?”张维国也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爸什么爸啊,给我滚出去,找不到雯雯,别给我回来!”

张老嘶声怒吼,泪水哗哗直流,说着,又是一个枕头飞来,张维国不敢闪躲了,老老实实挨了一下。

“爸……”

张维国又唤了一声,脸色立刻暗淡下去,不再叱责杜若兮与赵大宝了。

“嗯?”

杜若兮眉头一挑,从张老的话语之中,她很快抓住了关键:“找不到雯雯……什么意思?”

她既然要找张维国帮忙,事先肯定了解过张维国,比如家庭、性格、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