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青山村,赵家。

赵大宝回到家的时候,婆媳两人正剥玉米粒。

在农村,玉米一般的处理办法分两步:

第一步,先是将整个剥去玉米衣的玉米暴晒一些时日,这样可以进行初步的去除水分;

第二步,人工将玉米粒从玉米穗轴上弄下来,再一次通过在太阳底下暴晒来去除水分。

经过这两个步骤的处理,玉米粒基本可以存储了,只要注意防潮等因素,应该是能储藏相当长的时间。

孙玉香与刘慧芳现在就在进行第二个步骤,只见婆媳两人有说有笑的搭配着剥玉米粒,甚至连赵大宝已经走进家门了都没有察觉。

“呦,娘俩聊什么呢?这么投入,这么开心?”

赵大宝嘿嘿一笑,搬个凳子坐在孙玉香旁边,一起帮忙弄了起来。

“再聊玉香学拼音识字呢,太胡闹了,你小子啊!”

刘慧芳瞪了赵大宝一眼,你说孙玉香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学什么拼音识字,这小子不折腾人么?

但正所谓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她劝阻了孙玉香好几次了,但这丫头似乎还挺乐在其中的,她也当婆婆的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搞不好还是人家小两口恩爱的方式呢。

不过,身为一个母亲,该敲打儿子的,还是要敲打的,她老赵家不能乱折腾人啊,否则传出去给人家听了多不好。

赵大宝尴尬的挠挠头,老妈看来是真接受孙玉香了,他心里既是开心,又是郁闷,孙玉香现在看起来比他这儿子还得宠啊。

看到小男人讪笑的模样,孙玉香笑的很开心,但旋即又有些疑惑,“大宝,你早上不是骑摩托车去的嘛,现在怎么走路回来了?”

“嗨,别提了,早上我去市里时,把车停在公交车站的,等我回来的时候就不知道被哪个龟孙子偷走了。”

一提起这一茬,赵大宝更郁闷了,那辆二手摩托车虽然很旧,但也值个几百块钱,被偷了还是挺肉疼的。

“被偷了?”

刘慧芳先是一愣,接着便骂那小偷缺德,但也埋怨赵大宝停车的时候不注意,不然怎么就让人家给偷走了呢?

赵大宝无奈的耸耸肩,哭笑不得的道:“我怎么知道还有哪个眼睛不好使的小偷会偷我那辆破车啊!”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那辆破车偷了就偷了吧,咱再买一辆新的。”

孙玉香也有些心疼,但想起他们与秦兰签订的那合同,似乎也没必要再在乎这几百块钱了。

“而且那辆车也太破旧了,大宝开着我也不放心,现在被偷了正好换新车。”

刘慧芳与赵大宝一听这么分析,也觉得甚是在理,儿子人身安全可不是一辆车所能比拟的,这事儿就纯当破财消灾了。

“行,改天就去买辆新的。”

赵大宝哈哈一笑,趁着孙玉香不注意便偷吻了她一下,“还是玉香姐想得比较周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