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郑卫桦话音落下的瞬间,就有一人站起来说话了。

“甭管大家怎么看,反正众筹重建青山小学这事儿俺肯定支持。”

说话的人是张二牛,也就是小胖墩的父亲。

那天小胖墩出事时,张二牛正在海里打渔,回来之后才知道怎么回事,对赵大宝自然非常感激。

与此同时,对目前青山小学这幢危房也感到很不放心。

“大宝给俺们介绍了兰心阁这条好路子,这个月俺在捕鱼的收入也有了四千多。”

张二牛挠挠头,憨憨一笑,说道:“如果出个两三千建设新教学楼,俺二牛现在还是能够出得起的,只要娃能安全,这点钱不算啥。”

说完,他就坐下了。

张二牛代表不少人的观点,最近趁着兰心阁这波风潮,他们腰包相交以往都鼓了不少,非常愿意花点钱为孩子买个平安健康。

果然,继张二牛之后,又有人站出来,观点与张二牛差不多,基本上是同意众筹的。

但青山村也有不少家庭的顶梁柱,之前估摸着打渔难以挣到多少钱,所以在年初就出门到外地打工了,这些个家庭最近可并没有富起来。

“支书啊,村长啊,重建青山小学我肯定支持,我家伢子也还在读一年级,但不是我不愿意出钱啊,只是我家的情况……”

一个村妇站起来,脸上布满了为难,“不像你们最近打渔挣了不少钱,我家那口子在工地做了大半年,可这工钱却一直没拿到……”

“是啊,我家汉子跟春姐家那口在一个工地上,唉,工钱一直结不下来,家里粮食又没卖出去,真没钱啊!”

“我家情况也差不多,早知道就不让我家老嘎出去打工了,老老实实在家打渔种田,这会儿不比在外打工强啊?”

几个村妇相继起来表观点,这些人家里经济都比较紧张。

除此之外,还有几户村里真正的困难户,也都纷纷表示实在拿不出钱。

比如村中有位人称‘祥姥’的老妇人,她唯一的儿子几年前意外身亡,儿媳妇受不了苦难的家境走了,如今她独自一人带着孙子,平日里都是靠着乡里接济。

像这个样子的穷困户,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众人都说了各自观点。

总结下来,没人反对众筹重建青山小学这件事,但因各家具体的经济条件有所不同,所以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出钱的。

也因此,目前唯一的矛盾,这二十万是均摊到各家,还是只让有能力的人出。

众人为此也是议论纷纷,各人站在自己的利益上,观点还是很难统一,场面一下热闹起来。

郑卫桦与张向荣等人对这种情况也早有所预料,不过,有一部分人确实拿不出钱,他们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