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赵大宝的动静太大了,其他人想不注意都难。

一时间,龙潭馆内的人都纷纷望了过来,紧接着便是惊愕无比的议论开。

“我的天啊!”

“这家伙他是谁啊?”

“太嚣张了,难道是来踢馆的?”

“我看像踢馆的,你没看到大门都被踢飞了吗!”

“我去,看清楚了,那叫踢飞?明明是踢爆了,好不好?”

一个人惊叫起来,其他人定睛一瞧,可不是嘛,躺地上的木门露出一个窟窿,那些粉碎的木屑都洒了一地。

顿时,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扇大门虽是木制的,但至少有五六厘米厚,哪怕跆拳道黑带高手,也不可能一脚踢爆吧?

跆拳道的修炼,虽然也踢木板,可那种木板一般很薄,想要将之踢开并不难。

但这扇大门呢?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硬木,一般人想将它一脚踢爆,那脚力该要有多么恐怖?

就在所有人震惊不已时,又一个霹雳般的怒吼声,在修炼室上空轰隆作响,“金邰贤呢?让他给老子滚出来!”

众人双耳嗡鸣,震的头晕目眩,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恢复了。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青年,宛如怒目钟馗,牵着一个娇俏可人的少女,从那破开的门扉之中,昂挺胸,走了进来。

“咦?那不是贺静雅吗?”

“她不是被开除了?怎么又回来了啊?”

“这样子难道还不明显,她肯定回来找场子的!”

对于赵大宝,这些人不认识,但对贺静雅却很熟悉。

见此,这些人都是恍然大悟,知道并不是来踢馆的,而是来寻仇的!

不久之前的事情,他们都看在眼里,知道贺静雅确实非常无辜,明明是金邰贤假借友谊赛,暗地里想占贺静雅的便宜。

结果,金邰贤不仅便宜没有占到,反而被贺静雅踢中了要害。

但金邰贤终究身份非同一般,乃是受华夏跆拳道协会邀请,来华夏交流的重要代表之一,年仅三十就是黑带六段高手,未来成就,无可限量。

为此,龙潭馆馆主宋刈为了平息金邰贤的怒火,在多次要求让贺静雅赔礼道歉未果之后,不得不将之开除。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众人虽然同情贺静雅,但并没有人站出来为她说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基本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何况,怎么说也是交了报名费,万一也被宋刈给开除了,那岂不就是花了冤枉钱?

他们以为贺静雅被开除了,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但现在看来……热闹才刚刚开始!

“金邰贤呢?宋刈呢?快给老子滚出来!”

赵大宝浑然不惧众人的注视,一双虎目向着四周一扫,凶威盖世,说话时暗含着一丝丝的灵力,声音比之先前更是响亮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