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办公室中。

看着赵大宝尴尬之状,米雪也笑的花枝乱颤,揶揄道:“大宝,我看小兰的提议不错噢!”

赵大宝:“……”

望着面前两个成熟美妇,他也是满心的无可奈何。

堂堂一介七尺男儿,竟然谈被养的话题,而且无法暴力反抗……心好累!

“好啦,咱别逗这小子了!”

秦兰嘻嘻一笑,打趣完赵大宝,便坐在米雪的身边,说道:“雪姐,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咦,你今天这裙子有点褶皱啊!”

她本来是想关心一下米雪的身体状况,但注意力很快就被米雪的连衣裙吸引,只见米黄的连衣裙布满褶皱,仿佛像是被什么揉过了一样。

“啊……这个……我出门忘记熨了!”

米雪惊了一下,连忙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解释,但显然这个解释不能令秦兰信服。

“是么?”

秦兰的目光中充满怀疑,她跟米雪是很多女的闺蜜,怎会不知道米雪的习惯?

米雪这女人生活的很精致很小资,像这种出门穿着褶皱衣服的事儿,这些年估计一次都没做过吧。

今天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否则,米雪肯定是在说谎。

但她为什么要说谎呢?她说谎又是在掩饰什么呢?

秦兰狐疑的目光,不自觉的转向赵大宝,刚才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这两人该不会是……

赵大宝刚才听秦兰问米雪时,心就已经悬在半空了,米雪裙子之所以那么褶皱,完全是拜他所赐啊。

现在见秦兰望了过来,眼神还那么的……我去,大姐啊,我跟米雪只有医生与病人的关系,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好么?

赵大宝在心里暗暗喊冤,但是也不能真的开口辩说,否则这事情是越描越黑。

眼见着这般情形,米雪也有点后悔,早知道这样的话,刚刚还不如脱掉裙子得了,也省的在闺蜜面前丢脸。

她与秦兰不同。

秦兰一直是孤家寡人一个,与赵大宝关系再怎么混乱,也不会有谁指责秦兰半句。

可她还是有家庭的,丈夫虽死了十几年,但她还有个女儿啊,若有风言风语传出,那影响可就不好了。

但是,她跟赵大宝想法一样,这事情完全不能解释,不然就是越描越黑了,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虽然,她与赵大宝明明没生什么过分逾越的事情。

一时间,办公室内的气氛有些诡异。

秦兰盯着赵大宝瞅了好一会儿,各种心思也是在脑海之中急转。

或许,赵大宝与米雪之间确实有猫腻,但秦兰能在生意场上混的如鱼得水,情商自然是相当高的,知道这种事情不宜点破。

再说了,即便两个人有什么男女关系,那又如何?

这些年米雪一直守寡,她之所以没有再嫁人,完全是为顾盼盼考虑,如今顾盼盼已经长大成人了,她也是时候追求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