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邢家的别墅十分豪华,仅面积就有五百多平,在寸土寸金的龙潭市,其价值远远不止千万。

跟着邢佳颖一路走向邢家正厅,赵大宝第一次领略到什么叫有钱!

奇花、异卉、假山、流水……一路走来,各种景观,十分美丽!

这些东西,要保持它们的美感,仅仅每天的护理费,都是一个不菲数字。

也只有真正的有钱人,才能住得起这种房子!

“之前还想自己造一栋别墅呢,现在想想还真是异想天开,哪怕农村的地皮没那么贵,仅靠一两百万也休想造的如此豪华。”

如此一想,赵大宝有点意兴阑珊!

不说别墅四周的各种景观布置,单是别墅内的各种装修费用,估计没有个一两百万,也甭想修饰的那么富丽堂皇。

所以,他如果想要修建一栋大别墅,一百万的预算……远远不够!

在他胡思乱想之间,邢佳颖已经领着他,来到了别墅的正厅,只见厅内此刻人不少,但所有人都静悄悄的。

赵大宝感觉很好奇,准备向前询问一二,这时,邢佳颖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嘘!”

看到邢佳颖一改先前的冷傲,开始变得有些谨小慎微,赵大宝顿时心中一凛,也是稍稍收起了性子,重新安静的扮演起花瓶的角色。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还是打量着厅中的人。

抬头望去,只见厅中的众人中,最为核心的当属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他头虽然完全花白,但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此刻,他手中正拿着一个瓷器仔细端详。

那是一个青瓷花瓶,看上去像一个小罐,口大,颈细,身粗,有双耳,表面光洁如玉,色泽偏冷色调,饱满和谐之中,又含蓄不张扬。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价值不菲的古董。

不过赵大宝对古玩鉴赏可不在行,不清楚这玩意儿到底是哪个朝代的瓷器。

但是,从这股隐隐的气势上,他已经怀疑眼前这位白老者,应该就是早上跟他通电话,想要花一百万购买猪宝的邢老了。

再微微偏头看邢佳颖,这女人也是在看老者,目光中还有一些敬畏。

这般情状,更是佐证了他心中的猜测。

在邢老掌眼手中的青瓷花瓶时,周围的那些人都没敢大声说话,无一不彰显着这位邢老的身份,非同小可。

过了许久。

邢老才慢慢将青瓷花瓶放下。

见状,当即就有人开口说道:“邢老,怎么样?”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样貌看上去与郑开诃有点像。

邢老沉吟了片刻,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望了眼人群中的邢佳颖,沉声说道:“佳颖,这是你郑大年叔叔带来的,你也来掌眼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