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听着柳筱竹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赵大宝的心情是犹如坐过山车一般,时而愤怒,时而悲凄。★

八年前,他本与柳筱竹约会,却不料碰到葛永峰调戏柳筱竹,怒火冲天之下,便将葛永峰揍个半死,以至于葛永峰大半年都下不来床。

他固然下手有点重,但也不至于担全责。

但柳筱竹罔顾事实,意外撒下弥天大谎,导致他担当了全责。

也因此,他与父母如许年来,为偿还三十万巨债,省吃俭用,煎熬八年。

这是他所知的一面,对于柳筱竹的恨意,也是由此而来。

可他所不知的一面,才是整件事的内幕,而这却要从柳筱竹的父亲柳丰说起。

柳丰是做小商品批的,生意还行,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可不知为什么,却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不仅将流动资金输光,还贷了一大笔高利贷。

他将葛永峰狠揍一顿时,柳丰恰好被高利贷逼债,葛家了解到这种情况后,便威逼利诱柳丰,承诺帮柳丰还债。

而条件便是,让柳筱竹故意歪曲事实,将责任全部推给赵大宝。

一开始,柳筱竹死活不同意,但是柳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甚至以死相逼。

一边是初恋男友,一边是亲生父亲,最终,柳筱竹只能无奈的答应了柳丰,说了一个让她后悔不已的谎言。

没想到的是,事后葛家并未兑现诺言,柳丰不得不变卖了商品,偿还了他欠下的高利贷。

债务虽然还完了,可恶性仍旧没改。

之后的日子,柳丰欠下一笔又一笔的赌债,柳筱竹与母亲夏瑜为了还债,耗尽了所有的存款,甚至连房子都卖了。

但这还不够,她们又打工,做各种兼职,一天二十四小时,差不多都在工作,为得就是还赌债。

有时候债主逼得急,她们又实在还不上,柳筱竹就瞒着母亲夏瑜,偷偷跑去黑市卖血应急。

一来二去,次数多了,两条手臂上都是针孔。

即便人生已经变得糟糕无比,但柳筱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盼望父亲柳丰能够重新振作。

可谁知,柳丰最近竟然又去赌场鬼混,但如今已经没谁愿借钱给他,这家伙一狠心竟把女儿当了。

当柳筱竹看到柳丰亲笔签名的卖女协议时,她当时整个人都陷入深深的梦魇与绝望中。

第一反应,她是想逃。

可惜,面对黑虎帮一众成员,她哪里有逃跑的机会。

最后,她被蒙着眼送到了二黑的床上,要不是赵大宝在关键时刻赶到,她差一点就被二黑等人给轮了。

“竹子,这些年你也过的不容易啊!”

搂着柳筱竹一丝不挂的身躯,赵大宝心中不由的感慨万分,只是那一点对柳筱竹的恨意,却是一下子消失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