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在郑大年与郑开诃两父子走过后,厅堂内的其他宾客看到这种情形,也识趣的以各种理由纷纷辞行了。√

他们过来也是来陪行或者见证郑家与邢家的联姻,如今郑开诃与邢佳颖联姻不成,他们也没就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转眼间,厅堂内就只剩下邢老、邢佳颖、邢彪与赵大宝四个人了。

“爸,你看这……”

邢彪本来都很沉默的,但看到所有人都走了,知道与郑家联姻不成,他的心中是又惊又怒。

不过,他刚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邢老就一个冷厉的眼神扫了过来。

顿时,邢彪周身一震,额头冷汗涔涔。

感受着陡然凝沉的氛围,以及空气中弥漫的威压,赵大宝也是心中一凛,暗道,这邢老好可怕的威势啊。

此刻,邢老虽然不言一语,但目光冷肃到了极点。

邢老坐在那里,如同一尊怒佛,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涌了出来,给人感觉他随时都可能爆而起。

邢彪当其冲,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真的动怒了!

“立刻给我滚回去,丢人现眼的家伙,再敢拿你妹妹当筹码,不用你妹妹动手,我亲自掌毙了你。”

邢老冷冷一哼,说了一句狠话,随后,就闭起了双眼。

听到父亲的话,邢彪差点吓死,张张嘴想说什么,但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毕竟,邢老闭上眼睛,摆明着告诉他,现在不想再听任何的解释了。

“是,您老多保证身体。”

邢彪面如土色,恭敬的说了句,又望望邢佳颖,随后才带着忐忑与不甘的心情离去了。

待邢彪离开之后,邢老又睁开了眼,对邢佳颖说道:“佳颖,这段时间委屈你了。”

“没事。”

邢佳颖摇了摇头。

其实,她确实觉得有点委屈,如果邢彪不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她早就让这个家伙吃点大苦头了。

可惜,看在自己父亲邢老的面子上,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了。

但邢彪这家伙还以为她好欺负,竟然打着如意算盘,想以她来做筹码,拉上郑家的关系,为他的仕途增添一份助力。

事关终生大事,邢佳颖再忍下去,那就真的太愚笨了。

所以,这一次,她已经做好打算,甭管三七二十一,必须要让邢彪知道她邢佳颖的厉害。

至于郑大年与郑开诃父子,那自然是要果断的拒绝,不能再让他们来纠缠自己了。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退隐多年的父亲,竟然似乎对一切都了如指掌,根本不用她说明情况,就直接站在了她的身边。

这一点,让她心里感到很温暖。

虽说由于她母亲的事,她与父亲有一点隔阂,但无论如何,父亲心里还是疼她的。

否则,她这些年在商业上的展,每当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时,也不可能或明或暗的得到一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