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有的人让你非常的恨铁不成钢,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看到他。★

可是,当知道他永远的离开时,你又一定会忍不住伤心与落泪。

对于柳丰,夏瑜就是这种情感。

当听到柳筱竹说柳丰死的一刹那,夏瑜就感觉整个人轰的一炸,脑袋一片空白。

那杀千刀的怎么就突然间死了呢?

夏瑜都听不到柳筱竹后面说了什么,脑袋里全是与柳丰从始至今的点点滴滴,开心,欢笑,痛苦,伤心……酸甜苦辣,尽皆有之。

赵大宝的听力非常好,虽然夏瑜的手机没开免提,但也听到了柳筱竹说的话,眼见着夏瑜神态不太对劲,他就接过手机对柳筱竹说道:“竹子,是我,你爸……怎么回事?”

“宝宝,你过来了?”

听到赵大宝的声音,柳筱竹先是一惊,随后便是轻轻抽泣起来:“我也不太清楚,听警方跟我说,他是被高利贷追债杀死的。”

“……”

赵大宝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咎由自取呢?还是因果报应?轻轻叹了口气,他便继续问道:“竹子,你现在在哪儿?”

柳筱竹的情绪也有点不对劲,他有点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

“我现在正在出租车上,正往事地点赶过去。”

“你说个地址给我,我跟阿姨也过去。”

“好!”

在这个时候,柳筱竹确实需要赵大宝陪在身边,当下也没有推辞,直接报了个地名。

记下来之后,赵大宝便安慰道:“竹子,事已至此,你也别太伤心了,我跟阿姨这就去。”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夏瑜也听到了赵大宝与柳筱竹说的话,当下抹去眼角的泪水,进卧室换了身家常服,随后便与赵大宝一起往柳筱竹说的地方赶去。

龙潭市郊区,拆迁区之内。

当赵大宝与夏瑜赶到这里时,便看到警察已经拉起警戒线,边上停着几辆警车,还有新闻媒体记者。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围观的好事者。

夏瑜下了出租车,就往警戒线内冲,但很快被一位警察拦住,“站住,这里不允许人进去。”

“警察同志,你好,我们是受害者柳丰的家属,请问……”

赵大宝正跟这位警察解释时,警戒线内传来柳筱竹的哭声:“妈,宝宝……你们快来!”

“筱竹……”

看到女儿泪流满面的样子,夏瑜也是心中一急,当下就推开了警察,冲进了警戒线之内,向着柳筱竹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去。

见状,赵大宝望着警察,一脸歉意的说道:“警察同志,不好意思。”

“没事,进去吧。”

这位警察很通人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让赵大宝进去了。

“情况怎么样?”

来到夏瑜与柳筱竹母女身边,赵大宝一边安慰伤心的二人,一边打探四周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