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一言为定!”

听到赵大宝答应了,郑开诃便冷冷一笑。

随后,两人便详细设定了一下比赛规则,为了公平起见,决定选择一处共同的摊位来进行这场比赛。

恰好这儿有处最大的摊位,翡翠原石多达数十吨之多,足够两人筛选各自看中的翡翠原石来进行这场以赌石为核心的赌局了。

不久,两人就来到这处摊位中,开始用心的观察所有的石料了。

一个个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石料被摆放在各处,上面都明码标价,可以不用询问就知道价格。

“十万!”

“三十七万!”

“七十八万!”

……

越是外表看上去很像能开出高质量翡翠的石料,价格就越贵。

在赵大宝与郑开诃选择石料时,旁边也站满了围观的人,一来,这个摊位本来就大,人气也最是旺盛。

二来,赵大宝与郑开诃的赌局,也是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观望,华夏人大都如此,最爱看各种热闹。

“我觉得郑开诃应该会获胜,你看他观察石料的样子,像是一个有经验的行家。”

“我反而觉得是赵大宝,刚才郑开诃切涨的那块石料可是他先看中的,这有眼力想来是不差的!”

“我不看好赵大宝,你们注意到郑开诃旁边那人没有?他姓齐,单名一个三字,在赌石界也是小有名气的高手,有他在郑开诃身边,耳濡目染之下,郑开诃的赌石能力会差?”

“管他两人谁强谁胜,赌石这玩意儿经验与眼力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运气,运气不好,赌王也会赔个精光。”

……

各位看客众说纷纭,有支持赵大宝的,有支持郑开诃的,但总的来说,认为郑开诃最后获胜的人更多一些。

邢佳颖与庄少游也在人群中,看着正在挑选石料的郑开诃与赵大宝,两人也是在小声的讨论交流着。

“佳颖,你觉得谁会获胜?”

“赵大宝!”

“为什么这么肯定?”

“直觉!”

“……”

庄少游轻摇纸扇,被邢佳颖的答案打败,但转念一想,又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直觉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赌石,更是这样了。

“那个齐三可不简单,那可是赌石的好手,曾经在赌石界也搅动了些风云,要不是前些年在滇南有一次失手赔大了,令名气有些损伤,否则他现在在赌石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庄少游望着不远处的齐三,眉头微微凝蹙,说道:“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齐三跟在郑开诃身边,郑开诃想来对赌石之道有颇有见地。”

“反之,大宝似乎对赌石的了解……”

想起先前聊天时,赵大宝对赌石似乎知之甚少,这让庄少游暗暗捏了把汗,就这水平也敢跟郑开诃赌博,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