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赵大宝吓尿了!

一觉醒来,竟然被人扒的一件衣服也不剩下,这Tmd到底是谁干的啊?

不会是什么恶心的男人吧?

他曾经看过一个新闻,说是一个醉酒的壮汉倒在街边睡着了,等那壮汉酒醒了之后,才现被同性恋给爆了。

一想到这,心惊胆颤的他,差点就去验证了。

不过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四周的环境,只见他现在处在一个卧室中,色调柔和,装饰高雅,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好闻的女人香。

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醒了?”

就在这时,熟悉的声音传来,赵大宝一抬头,就看到秦兰穿着一身丝质的紫色睡裙走了进来,紫色衬托的她十分高贵,但睡裙将她白皙的锁骨与长腿露在外面,又显得非常的性感妩媚。

“兰姐?”

赵大宝微微一愣,随后才想起昏迷之前,他是在秦兰的办公室中。

如此,即便有人现他,那也肯定是秦兰了。

“这么说……是兰姐将我的衣服扒光了?”

赵大宝眨了眨眼,不禁暗暗念叨着,望向秦兰的目光顿时就有点羞涩与尴尬了。

假如是他主动脱掉了衣服,那他也不会这样子,可现在竟是被眼前这成熟美妇主动脱了个精光,这……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不好意思的。

秦兰是做生意的,很擅长察言观色,只扫一眼赵大宝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在想些什么。

“臭小子,你当我愿意脱你衣服啊?”

秦兰嗔白了小男人一眼,坐在床沿边上,哼道:“也不知道你去做什么了,累的跟一条死狗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全身还黏糊糊、臭烘烘的,不把你扒光了洗个澡,难不成还让你就那样睡到我的床上?”

“这样子啊……”

讪笑着挠了挠头,赵大宝说了声谢谢,随后就又念叨了几句秦兰刚刚说的话,倍感惊疑,“兰姐,你说我全身黏糊糊、臭烘烘的?”

他昏迷过去的时候,确实是非常的累,叫应该是叫不醒的。

可是,全身黏糊糊、臭烘烘的,这从何说起啊?

他再怎么的累,也就出了点汗,在秦兰办公室里的空调一吹,应该不会黏糊糊的,更不会臭烘烘的。

所以,他觉得秦兰的描述很奇怪。

“可不就是黏糊糊、臭烘烘的吗?”

秦兰却未察觉出赵大宝话中的惊疑,翻了翻白眼,说道:“也不知道你怎么弄的,那一身衣服都是油乎乎的,连洗都没必要洗,我直接给扔掉了。”

说到这,她就一扶额头,“糟糕,忘了给你买衣服了。”

她家里从来没男人来住过,自然不会有男人的衣服。

“我这就让人给你送套衣服过来。”

停顿了顿,她又望了赵大宝一眼,“时间也不早了,你既然睡醒了,就起来洗漱一下,我马上就将早饭做好了,你先裹条浴巾出来吃早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