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恶人自有恶人磨!

对于没素质的人,自然不用太客气。

否则,对方只会有恃无恐,气焰更加嚣张狂妄。

比如刚才那个青年游客,威胁说媒体方面有人,赵大宝第一个不信邪,就要扇他两巴掌才舒服。

且不说那家伙是否真的有人,即便是真的有人了又能如何?

有人?

你能比我更有人?

哥的身后站着杜若兮,杜若兮身后站着杜家,谁怕谁啊!

敢在我的一亩三分地装大爷,甭管你是哪里来得天王老子,都要给我安安静静的趴好了。

赵大宝就是这么认为的!

也因此,他才提议构建一个治安大队来治一治那些目中无人的没素质的游客!

不过,他这个想法提是提了,也不会立刻实施下去,还需要经过商讨才行。

于是,几个村干部先遣散了李铁、李根生、李淑芬等人,之后村支书郑卫桦、老村长张向荣、钱会计等人与赵大宝一起相继入座,再次开起了研讨会议。

而议题,就是赵大宝方才提议的,为青山村构建治安大队。

“大宝,说说你的想法。”

郑卫桦抽着烟,眉头紧紧皱着。

说实话,对于刚才那青年游客,他也是一肚子的火气。

明明那家伙自己很没素质,以愚弄他人的尊严来取乐,偏偏还叫嚣着说青山村的人,合起来欺负他一个外地游客。

枉他苦口婆心、好言相劝了那么久,但那家伙还是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什么玩意儿啊!

要不是顾忌到他村支书的身份不适合做一些过激的行为,估计他再过一会儿也可能压不住火气跟那家伙干起来。

所以,赵大宝那两巴掌扇的他也很解气。

但问题是后续的麻烦可能不小,会给青山村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好!”

赵大宝点了点头,沉吟片刻,才道:“具体情况大家刚刚也看到了,不是所有的游客都素质很高.”

“像刘清、宗强、史飞等素质高的游客肯定占绝大多数,可也不乏像方才那样胡搅蛮缠的人存在。”

“青山村的经济展固然非常重要,也是大伙儿一直致力于追求的目标,但也不能因此而让村民们受到委屈。”

“否则到时候村民们的钱包是鼓起来了,可幸福感指数这玩意儿就下降太多了。”

幸福感指数这么高大上的词语,赵大宝自然是不知道的,他是从杜若兮口中得知的。

幸福感是一种心理体验,它既是对生活的客观条件和所处状态的一种事实判断,又是对于生活的主观意义和满足程度的一种价值判断,它表现为在生活满意度基础上产生的一种积极心理体验。

而幸福感指数,就是衡量这种感受具体程度的主观指标数值。

幸福感指数牵扯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基础物质条件、基础生活设施、精神文明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