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呈山镇。

派出所,门口。

崔三根与崔莺莺站着,脸上都泛着担忧之色。

尤其是崔莺莺,几乎急得团团转,眼睛泛红,泫然欲泣。

她没想到才刚到派出所,赵大宝就被民警铐起来了,恐慌、自责、无助……诸般情绪纷纷涌上心头,她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没多久的学生,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好在郭宏利与宣小雨足够镇定,这会儿一直在里面与民警交流,看看事情是否还有转圜的余地。

就在崔家爷孙俩焦急的等待时,派出所内传来了一阵娇叱之声,“我宣小雨今天还真不信邪了,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而已,还真妄想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随后,便看到宣小雨怒气冲冲的走出了派出所。

“小雨姐姐,怎么样了?”

崔莺莺立马迎了上去,急忙问道:“那些人能放了大宝哥吗?”

“这群王八蛋不愿放人!”

宣小雨冷冷一哼,黛眉间怒意分明,“老娘都将视频给他们看了,他们却愣说视频是伪造的,Tmd,一群罔顾法纪的混账东西,我倒要看看谁的能耐更大。”

说着,她长长的吐了口浊气,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

“莺莺,你别太担心了,假如他们敢动赵大宝一根毫毛,我保证那个田博定哭都没眼泪。”

安慰了崔莺莺一句,接着,宣小雨便走到一旁,拿起手机打电话了。

如果在其他地方,她或许无可奈何,但是在这卢安市,她还认识一些人,比如她那个闺蜜席静月,就在卢安市公安局上班。

不过,她第一个却不是席静月,而是父亲的好友程老三!

而在她与程老三通电话时,郭宏利也从派出所走出来,脸上同样布满了愤怒之色。

事情果然不出他所料,管林辉提前打点好了,田博定一门心思包庇,置事实于不顾,也不理会他们。

甚至,整个过程中,田博定根本没有出现,只让下面的民警出面。

可恶!!!

郭宏利胸中憋着一口怒气,脑中飞快思索着解决之道。

这时,崔莺莺也看到了郭宏利,赶忙走了过来,满心担忧的道:“郭支书,现在怎么办啊?”

“莺莺,不急,暂时他们也只敢拘留赵先生而已,在整个事情没有完全定性前,他们还不敢将赵先生怎么样。”

郭宏利安慰着崔莺莺,沉吟片刻,才道:“这样,你与崔大爷先找个地方休息,我去找一些朋友帮忙一下。”

怎么说也在九曲村当了三年的村支书,镇上的一些领导还是有过几次照面的。

“……好!”

崔莺莺迟疑片刻,用力的点了点头,“我跟爷爷就在不远处那个凉亭等着。”

她是想陪着一起去的,但转念一想,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