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安庭酒店,会场一角。

略显昏暗的灯光之下,孤零零的坐着一青年,静静的品着红酒,与周边的热闹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青年似乎在沉思什么,眉心紧锁,一副非常愁苦的样子。

这青年不是别人,乃是程家大少爷,程昱华!

“程少,为什么烦恼呢?”

赵大宝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

“赵先生?”

程昱华回过神来,一看是赵大宝,颇为意外,也很惊喜,“您怎么在这儿啊?”

对于赵大宝,他非常尊敬。

毕竟,经过了赵大宝的治疗,他不举的病已经改善,虽然还没有完全痊愈,但比起以前要好很多。

不出意外,只要继续这样保持下去,他过不久就可以治愈了。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

赵大宝淡淡一笑,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啊?不跟其他人一起聊一聊?”

“呃,这个……”

程昱华挠了挠头,笑的有一点尴尬,“在这个社会上,现实的人总是很多的……”

说着,他的神情不免有点落寞。

程家与郑家一直分庭抗礼,乃是卢安市两大巨擘家族,影响力非凡。

像这样子的聚会,程昱华没少参加。

在以前,由于程家在卢安市的影响力,他这程家大少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有很多人前来套近乎。

但现在,程家不慎着了郑家的道,整体实力缩水极度严重,以至于不得不贱卖别墅,来筹集资金保证不破产。

可以说,程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也因此,程昱华本不想再来参加这种聚会,因为他已经料到少不了被人奚落。

但是,他想到这是一个很好的交流感情的机会,或许还能找些人在程家危难时伸出援手。

斟酌再三,他还是来了。

可实际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数倍不止。

以往那些舔着脸要跟他攀关系的人,现在一个个像躲避瘟神一样避开他。

这样的人,还算友善的。

更多的,则是落井下石,对他讥讽嘲笑,言辞恶毒,态度卑劣。

人情凉薄,一览无遗!

看着程昱华的神态,赵大宝也恍然大悟,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能雪中送炭的,毕竟是少数人!”

“而且,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能让你看清哪些是真正值得深交的朋友。”

“嗯,我知道。”程昱华轻轻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赵大宝向来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看到程昱华依旧是闷闷不乐的,想了想,便说道:“程少,有些事情你要看的开一些,一次摔倒也不代表着永远摔倒。”

“程家现在虽然一时落魄,但底子终究比很多人雄厚,只要有机会且抓住机会,还是有可能东山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