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看到自己期待已久的万年太岁终于开始竞拍了,赵大宝不免有点兴奋。

与此同时,他心中又有一点担忧。

太岁并不少见。

市面上的太岁,一般也就千年的年份,价格大约数十万,高的也就百余万。

可现在拍卖的乃是万年太岁,何况又处在竞拍的氛围之中,它的价格自然是要上扬很多。

赵大宝担心自己卡里的五百多万不够竞拍下这块万年太岁!

好在鉴宝师似乎不够专业,或者能力不行,对于这块太岁鉴定不足,没有看出它的年份过了一万年,在司仪的介绍中,只说是有两三千年的年份。

但即便是这样,还是很吸引人!

毕竟,千年太岁不太罕见,可两三千年的太岁,那就有点儿少见了。

物以稀为贵!

很快,一个人不假思索的报了价,“1oo万!”

“15o万!”马上有一人跟着竞拍。

“我出2oo万!”又有一人报价。

“21o万!”

“22o万!”

“225万!”

“228万”

……

价格节节攀升。

但是越到后面,竞拍的人越少,增幅也在减少。

看到这一幕,赵大宝略微放心,估摸着时机也差不多了,在一个人报了249万之后,他等了一会儿,看到没人竞拍了,这才淡定的报了一个价。

“25o万!”

他按照最低增幅加了一万,这样不会显得突兀,不会引人太过关注。

而在他报完价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人再竞拍了。

一块太岁拍卖到25o万,这已经有一点疯狂了,出市场价两倍还多。

对于一样东西,每个人都有一个心理估值,一旦出这个预估,他们就会选择放弃。

显然,如今这块万年太岁的竞拍价格,已经出大部分人的心理估值。

“25o万第一次!”

主持拍卖的司仪问道:“还有人再加价吗?”

停顿了一会儿,按照拍卖规矩,他又说道:“25o万第二次!”

现在不过才到这次拍卖会的中期,万年太岁也不是价值最高的拍品,主持拍卖的司仪也不想花太多时间,感觉竞拍到这个价格已经差不多了。

于是,没有停顿多久,他就又说了一句,“25o万第三次!”

接着,他就准备敲锤成交了。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251万!”

听到了这个声音,赵大宝眉头一挑,循声望去,现那是一张不太陌生的面孔,朱兴志!

这家伙想为之前的事情找茬?

看出这家伙眼中那一抹挑衅的目光,赵大宝略感蛋疼,这时候他不喜欢与人死磕竞价,这样引起其他人的关注可就不好了。

但是,事关万年太岁,他也不能怂啊。

等着主持拍卖的司仪报到第三次准备落锤时,他才报了价,“25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