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神医》



深夜时分。

侯家,会客大厅。

侯家、甄家两方主要人员,相继入座。

坐于上的,自然是侯中天与甄雄了。

这时,只听侯中天笑道:“甄老弟,三更半夜的,找我什么事?”

甄家、侯家虽水火不容,但侯中天与甄雄两个人,表面上还是好朋友似的。

每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人都有说有笑的,以兄弟的名义相称。

若是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他们俩的关系,还真的很要好呢!

看着侯中天满面笑容的样子,甄雄的心中暗道一声老狐狸,

随后,也不拐弯抹角,他就直接说道:“侯老哥,明人不说暗话,我所为何来,你应该清楚。”

“咦,甄老弟,瞧你这话说的,我就是不清楚,这才问你的嘛。”

侯中天笑了笑,继续装傻充愣。

关于甄柔被掳一事,可绝不能主动承认。

不然,侯石那强掳的罪名一旦坐实,对于谈判,可是不利。

侯中天来时已经想好对策,准备往男女私情方面推诿。

反正,甄柔先前喜欢过侯石的事儿,甄雄都已经知道了,他哪里还能不知道?

一看侯中天给他打马虎眼,甄雄顿时暗恨的直咬牙了,哼道:“侯老哥,我家小柔在你这儿吧?”

“在啊!”

侯中天点点头,笑道:“我家石儿跟侄女打的火热,年轻人嘛,可以理解。”

可以理解?

可以理解个屁!

甄雄气的差点当场暴走!

侯中天这只老狐狸,竟然跟他玩这一招,当他傻子不成?

十之**,他敢肯定,甄柔是被侯家的人强行掳过来的。

侯中天这会儿却说出这么一个借口,看来是想完全推诿掉强掳的事儿啊。

甄雄虽然非常愤怒,但想了想,还是继续虚与委蛇。

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将甄柔带回去。

“这事儿我也知道,不过一个女儿家,什么都没有定下,就跑到男方过夜,被人说起来不好。”

甄雄摊了摊手,故作无可奈何,“女大不中留,这一点不假。”

“到了快出嫁的年纪了,那丫头想留也留不住。”

“不过,既然说到这了,隔日不如撞日,侯老哥,咱们就谈谈俩小年轻的事儿好了。”

说着,甄雄望着侯中天,认真的说道:“他们都展到这一步了,再不把婚约定下来,说不过去了吧?”

侯中天:“……”

婚约?

婚约你妹啊!

甄雄,好你个你这老小子,还真会借坡下驴啊!

侯中天被膈应的不行!

他就随便扯了个接口,甄雄却顺势谈到订婚了!

这咋接话啊?

饶是侯中天心计如海,狡猾似狐,这一刻,也是有点愣住了。

甄雄这一招太令人猝不及防了。